创新发展模式

合作经济要注入“共享”发展理念

2017/03/10

合作经济要注入“共享”发展理念

??????

合作经济是市场经济的产物,在资本主义占绝对优势的条件下,合作经济难以成为主流经济形态。合作经济在适应市场经济中不断变革与完善,所以它历久不衰。中国合作经济由来已久,曲折发展,党的十八大以后呈强劲发展势头。

改革开放后的前20年,在“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基础上,合作集体经济曾经获得历史性大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确立之后,随着所有制结构和产业结构的战略性调整,随着私营经济和三资企业大发展,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城镇集体经济呈现大幅度下滑局面,集体经济“消亡论”和集体资产“退出论”应运而生,“一卖了之”曾经是一些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引导公有制经济改革的响亮口号。党和国家鼓励、支持集体经济发展的方针是坚定不移的,可现实中集体经济却被边缘化了,这是为什么呢?透过现象看本质,这是新自由主义思潮泛滥使许多人对马列主义不自信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不自信了、对以公有制为主体各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不自信了的客观反映。新世纪之后,崇尚“以资为本”的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极力主张把合作经济引向资本主义,让集体经济消亡。在这种环境下,在认识和实践不够统一的情况下,合作集体经济在探索中徘徊,难以实现突破性发展,《合作社法》也难以制定。

面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新趋势、新机遇和新矛盾、新挑战,党和国家在谋划“十三五”经济社会发展规划时,认为必须确立新的发展理念,用新的发展理念引领发展行动。在201510月召开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习近平主席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强调“这五大发展理念是‘十三五’乃至更长时期我国发展思路、发展方向、发展着力点的集中体现,也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发展经验的集中体现,反映出我们党对我国发展规律的新认识。”习近平主席在诠释“共享”发展观时指出,“坚持共享发展,是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一场深刻变革,共享发展注重的是解决社会公平正义问题“。之后,我们反复研究了合作经济与共享经济的关系。认为:合作经济应以“共享”为发展理念,合作+共享是合作集体经济发展的方向。

一、原始社会中“合作”与“共享”紧密相连

追溯历史,在长达5000多年的原始社会的历史长河中,人们在劳动中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合作,在合作中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共享。人类以氏族为主体的群体,在抵御自然灾害、抗击外来入侵、推动生产进步时,共同劳动、团结合作,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群体之间不断争斗,合作共享的公社在德高望重、能力强的领袖带领下,生存、发展、壮大。那些不团结、不合作、不共享的群体就被强者吞灭,或自生自灭。

孔子在《诗经·周颂》中曾记载原始公社生产合作的境况:上千人齐力耕作,有的耕洼地,有的修田埂,家长带头干,子弟随后耕,老二也带着一帮人,强壮劳动力都上阵……。

合作制度是社会经济发展需要的产物。井田制是合作制度的实现形式。人们把黄帝确认为中华民族的祖先,是因为他对中华民族的早期发展作出许多卓越贡献。唐代史学家杜佑在《通典·食货三》中说:“昔黄帝始经土设井,以塞争端,立步制亩,以防不足。使八家为井,井开四道,而分八宅。凿井于中,一则不泄地气,二则无费一家,三则同风俗,四则齐巧拙,五则通财货,六则存亡更守,七则出入相同,八则婚聚相媒,九则无有相贷,十则疾病相救。”这使耕农在生产生活中,邻里互助,互通有无,守望相助。黄帝发明的井田制,在氏族社会具有“明民共财”的效果。

尧舜禹时代是中华民族最受尊崇的时代。尧礼贤下士,到处访贤,传位时不传子传舜,舜不传子传禹。尧舜禹以仁德治天下,大道之行在于公,倡导先公后私,是非分明,视自私自利为小人。尧舜禹开拓了中华民族的初步统一、社会的初步和谐、民生的初步改善、经济的初始发展。

在原始公社,为了更好地生存,人们自然而然地合作,自然而然地共享;没有合作就没有共享,没有共享、合作难以达成。原始公社的合作也不是完美的,在生产力水平很低的情况下,有分工、有合作,共同劳动,能者多劳,共享发展成果,没有绝对平等,也不是“不折不扣”的共同分享劳动成果。

二、奴隶、封建社会难以实现“合作”与“共享”

尧舜禹之后,先进思想在传承,落后思想也在滋生。当人们特别关注私利和所有权的时候,当人们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把奴隶当工具的时候,当人们身份地位出现三六九等之后,等级严重的奴隶社会应运而生。从夏商周到春秋战国,在奴隶制度中有封建主义,在封建制度中有奴隶。子民受君王及贵族压迫和奴役,但并不是无人身自由的奴隶。当君主和贤达“以民为本”、以仁德治理天下时,国泰民安,经济繁荣;当暴君和贪官污吏骄奢淫逸、乱用权力、朝野不择手段地争权逐利的时候,国乱民难,经济衰落。贤君良臣多以调动生产者积极性来促进经济发展、民生改善。

?夏商周经济制度的核心是井田制,井田制是中国古代社会的基本土地制度,是由氏族公社土地制度演化而来的。周朝取代商朝之后,周公旦精心策划了井田制,形成一种多层次贵族的土地占有制,国王是最高一层的土地占有者,通过分封他又把土地分给诸侯、卿大夫等各级贵族。各级贵族占有土地,世代世袭,未经国王特许,不准随意转让或者买卖。由于土地的形状被田间小道和水道划分呈井字,因而称井田。井田分公田和私田,公田是原始公有地的残存,改朝换代后各级贵族占有土地为公田。原始公社的耕民在公田上集体劳动,公田收获归全氏族所有。复商周以后的公田,耕民负责生产,产品归各级贵族所有。私田是指农民的份地,定期重新分配,农民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产品归农民所有。井田制使“耕者有其田”,实现了“乡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百姓亲睦”的效果。齐国管仲在推行“井田制”中,鼓励农民垦荒、扩大私田面积,建村设镇,开拓农产品交易,并为手工业提供生存发展土壤。管仲推行经济变革取得巨大成功才有了“齐桓公称霸”。

追溯历史,从夏代建立家国天下的奴隶社会、从秦演变为封建社会,一直到清朝灭亡,在近5000年的历史长河中,有共享思想,缺少共享行为。因为众多氏族基本统一后不是建立联合执政的民主国家,而是建立家国天下,产生皇权继承制,有了特权、有了奴隶,有了私人所有权的重大差异,而且政体是保护皇权、特权、两级分化和私人所有权的。秦朝统一中国后实行强权政治,废除井田,实行土地私有制,兼并破产应运而生。由于横征暴敛、鱼肉乡民,导致“大泽乡起义”,起义军首领陈胜曾说,“苟富贵,勿相忘”,意思是说,不管将来谁富了,也不要忘了穷人。东汉末年,宦官专权,战争不止,徭役繁重,土地兼并日甚,民不聊生,黄巾起义势如破竹,可义军内部不团结,总是出叛徒,即使是“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主张“天下大吉”,还是被封建地主阶级镇压了。

中国上下5000年的历史告诉我们,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哪里的穷人因为压迫和剥削无法生存了,人们就有反压迫、反剥削的反抗,压迫愈甚,反抗愈烈。在不断改朝换代的封建社会,开明皇帝和圣贤之士都曾倡导合作与共享。

比如,宋朝大儒张载辞官务农时曾在陕西尝试农民合作社。元朝成吉思汗曾实行农社制度,由50家组成一社,村大的组成两社,村小的20户组成一社,每社选出年长而又懂农事者为社长,社长协助政府劝农。农户自主经营,遇有天灾、病患或耕牛死亡,实行互帮互助。农社是一种良好的经济合作制度,伴随着元朝的灭亡,农社制度消亡了。

又如,圣贤之士倡导“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齐家、治国、平天下”,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等理念,均有“以民为本”让民众安居乐业的思想。

再如,老子《道德经》强调,圣人要“身先”,“无私邪”;臣子要不争名、不逐利、脚踏实地、乐于奉献;平民不示贵贱,不为盗,不贪色,“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孔子的《大同世界》强调,“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的共享思想,只是理念,或局部倡导、局部实践,不可能成为社会主流意识形态和行为。共享思想一旦付诸实践,大地主阶级是会拼死反对和镇压的。比如剿灭历次农民起义,残酷镇压太平天国,比如打杀王莽的变革(反对土地兼并,把“王田”改井田,废除奴隶制度等)。

在奴隶与封建社会条件下,私人所有至高无上,两极分化极为严重,剥削、压迫有理,劳动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但是,中华民族是一个文化底蕴深厚的民族,中华5000年追逐文明的历史告诉我们,合作是中华儿女追求生存发展的自然法则,“共享”是中华儿女品德修养的体现。中华民族百折不挠地走向成熟的标志是追求天下为公,追求仁德之治,向往和谐,合作共享,不是“天下为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三、资本主义制度允许“合作”缺少“共享

资本主义制度取代封建制度是历史的进步。资本主义追求自由、平等、民主、博爱,追求社会文明也是历史的进步。但资本主义制度的支撑是“以资为本”,资本主义社会的底线是维护资产阶级根本利益,资本主义制度的本质是富人统治穷人。

美国解放奴隶是历史的进步,但当总统林肯想建立以人民为主体的政府时,被人暗杀了。肯尼迪目睹资本主义诸多弊端,想变革,也被人暗杀了。资本主义制度的底线是维护资产阶级根本利益。资本主义腐而不朽的原因是变革不利于资本主义生存发展的理念、制度、模式。比如“以人为本”,在优秀企业,“以人为本”是企业的核心价值观,已有多年实践。比如合作经济,允许弱势群体以联合的优势,抗击市场风险,改善生存发展环境。比如共享经济,美国一些经济学家们几十年前就主张发展共享经济,强调经济发展必须惠及广大人民群众。上世纪中期,不少发展中国家达到了联合国所规定的发展目标,但是这些国家大多数人民的生活水平并没有改变。经济学家们发现,这些国家的发展战略通常是以牺牲农业和农业发展为代价,通过迅速地工业化,在城市产生了高收入阶层,工业财富积累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对落后农村的波及、辐射效应并不明显,二元性结构形成,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共存;贫困阶层集中在农村,这种以牺牲后者利益为代价的发展,进一步拉开了贫富差距。经济学家们开始反思“发展”的定义。“发展”不等同于“经济增长”,在经济不断增长的背景下,应把削减贫困、缩小收入差距以及降低失业率考虑进去。着名发展经济学教授达德利?希尔斯先生提出了发展新内涵:一个国家发展的问题是:贫困情况怎样?失业情况怎样?不平等情况怎样?如果这三方面都显着地减少了,毫无疑问,该国处于发展阶段。如果这些中心问题中某一个或两个问题变得更糟了,尤其是三个问题都变得更糟了,那么这种发展是令人困惑的,哪怕是人均收入翻了一番。人们把这个基本观点称为“共享成长”的发展观。它强调当今社会经济发展必须惠及整个社会各阶层的人群。

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甭管企业家和经济学家如何创新与变革,资本主义制度的底线永远是维护资产阶级根本利益,资本主义政体的主体不是人民而是富人。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富人统治穷人、富人剥削穷人天经地义。所以,资本主义社会是富人“合作”与富人“共享”为主,穷人“合作”与穷人“共享”不会成为社会主流。

四、马列主义的“合作”、“共享”发展观

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合作经济思想包括共享理念。

1、在农村,当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由于消灭私有制是一个过程,在不废除农民所有权的基础上,通过示范和帮助,把农民的私人生产和私人占有变为合作社的生产和占有,把一家一户的生产方式转变为联合生产方式。

恩格斯在《法德农民问题》一书中指出,“当我们掌握了国家权力的时候,我们决不会用暴力去剥夺小农,我们对待小农的任务,首先是把他们的私人占有变为合作社的生产和占有,但不是采用暴力,而是通过示范和为此提供帮助”。恩格斯强调,我们不是要使农民走向灭亡,是让他们为了自己共同的利益进行规模经营,走合作道路;我们不能违反小农的意志,农民加入合作社要体现自愿、自由,我们消除对雇佣劳动的剥削,让农民在合作社享有同等权利和义务,政府要拿出一部分社会资金给合作社提供更多的方便,抵押债务,降低利率。

2、在城市,在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变中,要变资本家个人所有制为联合起来的社会个人所有制,消除劳动与资本的对立,消灭剥削,让工人们利用自己的生产资料使自己的劳动增值。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第 27 章“信用在资本主义生产中的作用”中提出“工人们自己的合作工厂,是在旧形式内对旧形式打开的第一个缺口,资本和劳动之间的对立在这种工厂已经被扬弃,工人们作为联合体是他们自己的资本家,也就是说,他们利用生产资料来使他们自己的劳动增值。”

马克思强调,“在集体所有制下,所谓的人民意志就会消失,而让位与合作社的真正意志”。马克思导引的集体所有制,是在联合的共同占有或社会化占有中,让劳动者拥有明晰的个人产权。集体所有制是以合作社为单位的共同所有制。

3、无产阶级掌握了国家权力后,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条件下,合作制往往是同社会主义完全一致,单是合作社的发展就等于社会主义的发展,文明的合作社工作者的制度就是社会主义制度。

在总结苏维埃实行战时共产主义的经验教训后,列宁领导下苏维埃实行新经济政策,初期曾想通过发展国家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并把合作制说成是国家资本主义的形式,说合作制试用于成千上万的小业主。列宁关于国家资本主义的设想并没有成为事实。情况变化,列宁的合作经济思想也在变化。192314日至6日,列宁在病中两次口授,形成了《论合作制》,成为列宁合作经济思想的核心。

列宁强调,合作社对社会主义具有不可限量的意义。在实行新经济政策时期,我们向做买卖的农民让了步,即向私人买卖的原则让了步;正是从这一点产生了合作制的巨大意义。在新经济政策时期,使俄国居民充分广泛而深入地合作化,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因为现在我们已经找到了私人利益、私人买卖的利益与国家对这种利益的检查监督相结合的尺度,找到了使私人利益服从共同利益的尺度,而这是过去许许多多社会主义解决不了的难题。我们转入新经济政策时期做得过火的地方,并不在于我们过分重视自由工商业的原则,而在于我们完全忘记了合作制,在于我们现在对合作制仍然估计不足。文明的合作社工作者的制度就是社会主义制度。我们的政治变革和社会变革面临着文化变革。没有整个的文化革命,要完全合作化是不可能的,合作经济要经过整个一个历史时代。

??? 马克思列宁主义主张,通过发展合作经济,体现人民当家作主的地位,让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相结合,变资本家所有制为联合起来的个人所有制,让广大劳动者共享发展成果。这是一个历史时代的任务。

??? 中国城乡合作经济以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倡导的合作经济思想为指导,注入共享发展理念,不是以往“平均主义”和“大锅饭”的再现,而是马克思倡导的“自由人联合体”在新时代的经济形式。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合作共享经济思想具有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型过渡时代的长期指导意义。

五、 中国“合作”、“共享”发展观的演变

新中国建立后,以毛泽东为首的第一代领导集体带领中国人民走出了一条通过发展合作社经济走向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打破了几千年来一家一户的小生产和小商小贩的单干模式,探索了由劳动群众保留个人所有权的集体占有生产资料的联合生产方式,体现了劳动群众在企业的主体地位,体现了按劳分配与按股分红相结合的分配原则,体现了劳动群众在合作中共享发展成果的共享理念,这是一个历史性飞跃,也留下了过急过快和追求“一大二公三纯”的经验教训。

??? 改革开放后,面对追求“一大二公三纯”给生产力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以邓小平为首的第二代领导集体带领全党进行了一次“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活动。合作集体经济正本清源的结晶是1982年《宪法》关于支持城乡合作集体经济发展的方针及原则。方向明确之后,由于思想统一、政策有力、群众参与,中国开创了合作集体经济历史性大发展的新局面。之后,农村全面推进联产承包责任制,极大地提升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邓小平又及时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帮后富”的伟大号召,考虑未来前进方向,邓小平反复揭示社会主义发展的本质,一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二是抑制剥削、防止两级分化,三是最终要实现共同富裕。考虑长期实行一家一户的耕作影响生产力的再进步,邓小平于19903月和19927月两次强调农村集体经济要“二次飞跃”:“中国社会主义农业的改革和发展,从长远的观点看,要有两个飞跃。第一个飞跃,是废除人民公社,实行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这是一个很大的前进,要长期坚持不变。第二个飞跃,是适应科学种田和生产社会化的需要,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发展集体经济。这是又一个很大的前进,当然是很长的过程。”“仅是一家一户的耕作,不向集体化集约化经济发展,农业现代化的实现是不可能的。就是过一百年二百年,最终还是要走这条路。”

??? 中国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后,中国出现了一股新自由主义思潮,主张经济私有化、市场自由化,政治上西化。受新自由主义思潮影响,一些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不自信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不自信了,对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份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不自信了,对中华优秀文化也不够自信了。以江泽民为代表的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和以胡锦涛为代表的党的第四代领导集体曾反复强调“两个毫不动摇”,一是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二是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江泽民还特别强调要支持和引导城乡股份合作制经济,要提倡和鼓励劳动者的劳动联合和劳动者的资本联合为主的集体经济;胡锦涛提出要坚持“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主张大规模私有化的人多是不信马列主义的专家学者和贪官,他们极力宣扬让国有经济“退出”,让集体经济“消亡”,对集体资产 “一卖了之”,让工人“下岗买断”。随着体制和人员变化,合作集体经济战线的理论工作者和公务人员多数人对合作集体经济起源、概念、实践和发展规律不了解、不认识,只要你一提集体经济,马上就有人说“哪儿还有集体经济?”“集体经济不就是一大二公吗?”让这样的同志支持、引导合作集体经济发展,邓小平预期的“第二个春天”难以到来。中国合作集体经济需要再定向、再发力、再创新。

???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带领全国人民开创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征程。我国实行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总体推进;实施创新驱动、产业升级、互联网+、“一带一路”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五大战略;确立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

???? 201510月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习主席提出并诠释了“共享”发展理念的内涵,他指出:坚持共享发展,是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一场深刻变革。共享发展注重的是解决社会公平正义问题。“治天下也,必先公,公则天下平矣。”让广大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集中体现,是我们党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根本宗旨的重要体现。这方面问题解决好了,全体人民推动发展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就能充分调动起来,国家发展才能具有最深厚的伟力。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收入差距、城乡区域公共服务水平差距较大。在共享改革发展成果上,无论是实际情况还是制度设计,都还有不完善的地方。为此,我们必须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作出更有效的制度安排,使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绝不能出现“富者累巨万,而贫者食糟糠”的现象。马克思、恩格斯构想的共产主义社会将彻底消除阶级之间、城乡之间、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的对立和差别,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真正实现社会共享、实现每个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实现这个目标需要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

??? 20164月习主席在农村改革座谈会上讲话诠释了农村合作经济改革的方向。他指出:农村改革使广大农民看到了走向富裕的光明前景,坚定了跟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必须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坚持家庭经营基础性地位,坚持稳定土地承包关系;实现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置并行,要尊重农民意愿和维护农民权益,把选择权交给农民,可以示范和引导,但不搞强迫命令、不刮风、不一刀切;不能把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改垮了,不能把耕地改少了,不能把粮食生产能力改弱了,不能把农民利益损害了;要着力推进农村集体资产确权到户和股份合作制改革,着力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形成一支高素质农业生产经营者队伍;注意乡土味道,保留乡村风貌,留住田园乡愁;要努力让广大农民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

??? 回顾中国“合作”、“共享”发展观的演变过程,可以看出,不忘初心的共产党人,致力于人民主体地位的提升、致力于消除两级分化与剥削现象,致力于合作共享与公平分配。习主席两个重要讲话,为合作经济指明的方向是在“合作”中“共享”,尊重农民意愿,维护农民权益,不搞强迫命令,不能把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改垮了,调动农民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使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使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

六、合作经济要以“共享”为发展理念

合作经济即合作社经济。改革开放后,经济学家许涤新主编的《政治经济学辞典》给合作经济下的定义为:劳动群众为改变生活条件或生产条件而自愿联合建立的一种经济组织。这个定义没有给合作经济确定性质,因为他是站在全世界的角度为合作经济下的定义。因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合作社一般是“集体的资本主义组织”,而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合作社经济是劳动群众自愿联合组成的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组织。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工人或小生产者为了减少资本家的中间盘剥自愿联合起来建立的合作社,可以使劳动群众作为消费者或生产者的利益在一定范围内受到保护。“在资本主义经济占统治地位的条件下,合作社往往不能摆脱对资本主义大工业、大银行、大商业的依附。新中国建立之后我国在合作化运动中建立起来的合作社,是劳动群众自愿联合组成的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组织。劳动群众是企业的主人,大家共同出资、共同占有生产资料,大家共同劳动、建立同志式的互助合作关系,实行按劳分配与按股分红相结合,摒弃了剥削和奴役。合作社经济在社会主义阶段应长期存在。

改革开放后,经过三十多年的探索,城乡合作经济理论和实践基本明晰,但在认识上仍有分歧,分歧的本质不是丢掉合作只要集体,而是许多人主张只要合作、不要集体。我们不能强迫所有人都信马列主义,你不信马列,不能反对我们信马列,你也不能反对我们传播马列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合作经济思想不是经院式推理,而是总结历史与现实经验教训后总结出来的规律。毛主席和邓小平都曾主张学习西方,号召我们学习西方科学管理和先进技术,没有让我们学习西方资本主义的核心价值观,马克思始终把集体经济视为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经济形态,新世纪后对集体所有制和集体经济反感的同志,客观上是正本清源不到位,主观上是“以资为本”价值观的驱使。中国合作经济学会应从马列主义合作思想为指导,尊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适应市场经济变化需求,借鉴国际合作联盟确立的基本原则。首先给合作经济下一个定义(国外行业定义多是先由行业协会发布权威性定义)

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商品交换,尚有中间盘剥,也有两极分化,还有弱势群体及弱势群体利益被损害现象。我国仍有大量劳动力尚未就业,有些弱势群体仍在困境中度日。建议党和政府继续支持、鼓励和引导劳动群众自愿联合建立合作经济组织(即合作社),以多种合作形式改变生产和生活条件,抵御市场风险,维护自身权益,改变生存发展的弱势地位,实现合作共享,促进共同富裕。

鉴于在合作集体经济改革发展中仍有不同认识或模糊认识,思想决定行动,思路决定出路。建议在党和各级政府中实施合作集体经济第二次正本清源,落实习主席提出的“共享”发展观,在所有涉及合作集体经济改革发展的指导、管理、监督部门和组织中,开展正本清源活动,追溯起源、厘清概念,总结规律、探索趋势,界定内涵、明确特点、指明方向。方向就是合作+共享,让劳动群众以主人身份在多种形式的合作中,共同劳动,发挥聪明才智,艰苦创业、锐意创新,共同发展,共享发展成果,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