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溯集体起源

欧文的新和谐公社

2014/01/06

欧文的“新和谐公社”

?

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的一生同英国的产业革命紧密相联,他对资本主义社会弊端有极为深刻的认识,他也是最早实践欧洲合作思想的勇敢者,尽管他的理想和试验脱离了当时社会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但他的实践是可贵的。

欧文对私人工厂制度的改革比较成功。在19岁时,他曾受聘于曼彻斯特的一家纺织厂任厂长,29岁时他以股东兼经理的身份管理苏格兰新拉纳克棉纺厂,员工2500人,主要是被“圈地运动”驱逐到苏格兰的农民,也有破产的手工业者和流浪汉,欧文对工厂制度进行改革:限制使用童工,缩短劳动时间,开办为职工提供消费品的商店,改善工人居住条件,建立学校提高职工及其子女的文化素质,创建工人互助储金会,建立幼儿园,设立公共食堂,健全福利保障制度,强化职工业绩考核,使劳动量和报酬对等。这极大的调动了员工的积极性,提高了生产效率,增加了工厂赢利,改善了社区秩序,解决了就业问题。欧文当时成为有名望的慈善家和富有的工厂主,一时名震欧洲,参观学习者络绎不绝。

欧文并不满足于对工厂的改革以及由他争取议会支持制定工厂法等改良措施。因为他认为,工人创造的财富,在偿付一切必要开销并支付资本年息5厘以外,还有大量的利润按股份分给了股东,他认为这是对工人的剥削,其它工厂也如同新拉纳克一样。为此,他毅然离开工厂,开始对他的理论进行试验。

1824年欧文带着自己的积蓄和一些信徒到美国印第安纳州购买了3万公倾土地,建立合作试范区“新和谐公社”。他是以13.5万美元购买了一个宗教组织办的公社,欧文在美国费城和华盛顿等地进行一系列宣传后,有800-900人应召来到公社,来者并未认真挑选,以至使技术人才匮乏。来者目的不同,一些人是抱着共产新村的信念来的,有的是想当雇员而来的,有的是想得到救济,还有的是想以一点财产与欧文分享平等权力。公社制定的组织法体现了欧文的合作社理念和原则,比如,财产共有(个人消费品除外),共同劳动,共享劳动成果,社员退社可带走入社的财产和公共积累中与他劳动相对应的份额等等。公社办有各种工厂,也有农场、果园、商店,社员免费医疗,儿童免费教育,商店向社员供应必需品。最初阶段,人们不辞辛劳,生活也很愉快,但不久便发生内讧、陷于分裂状态。1826年以后公社进行五次改组,先是分立、分权、分责任,后又集权,最后被迫分散分离。欧文为公社付出了他的绝大部分积蓄。

“新和谐公社”历经三年就解体了,其教训有经营管理问题、人才问题和市场竞争冲击问题,但根本问题在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脱节,公社体制和市场经济体制相矛盾。

欧文在美国的“新和谐公社”失败以后,他一贫如洗,回到英国继续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他创办《危机》杂志宣传自己的学说,当时英国合作社运动和工人运动蓬勃发展,到1830年英国已有300个合作社。既有工人合作社,又有消费合作社。欧文对工会和工人合作社予以热情支持,他在工人群众中享有很高威望。183310月,在欧文的主持下,在伦敦召开了合作社和工会联合大会,欧文当选为联盟主席,成员几十万人,欧文的想法是把生产管理权掌握在工人手里,通过和平途径实现对资本主义的改造,但由于工人运动的兴起,以及政府对工人的镇压,大联盟被资产阶级取缔,18348月宣告解散。

  18329月,欧文在伦敦创办了“全国劳动产品公平交易市场”,以促进合作社及独立生产者交换劳动产品,这对合作社和个体生产者的原材料供应和产品销售起到促进作用。然而,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不用货币的商品交换面临着诸多无法克服的矛盾,劳动券很快成为投机买卖的对象,欧文空想的公平交易维持两年后被迫关闭。

  1839年欧文及其追随者又在英国的汉普郡建立“和谐庄园”的合作社村,到1845年还是以失败告终。欧文的一系列试验失败了,但欧文的合作思想,欧文为合作经济不懈奋斗的精神,却影响了一代人。英国第一次产业革命中的纺织工业中心就在曼彻斯特市郊的罗虚代尔小镇上。1843年,当地工人罢工失败,苦不聊生。一些受欧文合作思想影响的人经常讨论,逐渐认识到组织合作社能改善工人处境。经周详筹备,28个发起人凑集了28英镑股金,于1844811创立了一个消费合作社——罗虚代尔公平先锋社。之后,罗虚代尔公平先锋社成为全世界合作经济的典范。

  (节录自国家发改委专项课题研究《世界合作集体经济现状及发展趋势》)

?

  相关链接:欧文和他的“新和谐公社”

  当法国大革命的风暴横扫整个法国的时候,英国正在进行一场比较平静,但是并不因此就显得缺乏力量的变革。

蒸汽和新的工具机把工场手工业变成了现代的大工业,从而把资产阶级社会的整个基础革命化了。工场手工业时代的迟缓的发展进程转变成了生产中的真正的狂飚时期。社会越来越迅速地分化为大资本家和一无所有的无产者,现在处于他们二者之间的,已经不是以前的稳定的中间等级,而是不稳定的手工业者和小商人群众,他们过着动荡不定的生活,是人口中最流动的部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还处在上升时期的最初阶段,但已经产生了明显的社会弊病:无家可归的人挤在大城市的贫民窟里;一切传统的血缘关系、宗法从属关系、家庭关系都解体了;劳动时间、特别是女工和童工的劳动时间延长到可怕的程度;突然被抛到全新的环境中的劳动阶级大批地堕落了。

这时有一个29岁的厂主作为改革家出现了,他具有像孩子一样单纯的高尚的性格,同时又是一个少有的天生的领导者。

罗伯特·欧文接受了唯物主义启蒙学者的学说:人的性格是先天组织和人在自己的一生中、特别是在发育时期所处的环境这两个方面的产物。社会地位和欧文相同的大多数人都认为,工业革命只是便于浑水摸鱼和大发横财的一片混乱。欧文则认为,工业革命是运用他的心爱的理论并把混乱化为秩序的好机会。当他在曼彻斯特领导一个有五百多工人的工厂的时候,就试行了这个理论,并且获得了成效。从1800年到1829年间,他按照同样的精神以股东兼经理的身分管理了苏格兰的新拉纳克大棉纺厂,只是在行动上更加自由,而且获得了使他名闻全欧的成效。

新拉纳克的人口逐渐增加到2500人,这些人的成分原来是极其复杂的,而且多半是极其堕落的分子,可是欧文把这个地方变成了一个完善的模范移民区,在这里,酗酒、警察、刑事法庭、诉讼、贫困救济和慈善事业都绝迹了。而他之所以能做到这点,只是由于他使人生活在比较合乎人的尊严的环境中,特别是让成长中的一代受到精心的教育。他发明了并且第一次在这里创办了幼儿园。孩子们满一周岁以后就进幼儿园;他们在那里生活得非常愉快,父母几乎领不回去。欧文的竞争者迫使工人每天劳动1314小时,而在新拉纳克工人只劳动10小时半。当棉纺织业危机使工厂不得不停工4个月的时候,歇工的工人还继续领取全部工资。虽然如此,这个企业的价值还是增加了一倍多,而且直到最后一直给企业主们带来丰厚的利润。

欧文对这一切并不感到满足。他给他的工人创造的生活条件,在他看来还远不是合乎人的尊严的。他说,“这些人都是我的奴隶”。他给他们安排的比较良好的环境,还远不足以使人的性格和智慧得到全面的合理的发展,更不用说允许进行自由的生命活动了。“可是,这2500人中从事劳动的那一部分人给社会生产的实际财富,在不到半个世纪前还需要60万人才能生产出来。我问自己:这2500人所消费的财富和以前60万人本来应当消费的财富之间的差额到哪里去了呢?”

答案是明白的。这个差额是落到企业所有者的手里去了,他们除了领取5%的基本投资利息以外,还得到30万英镑(600万马克)以上的利润。新拉纳克尚且如此,英国其他一切工厂就更不用说了。

“没有这些由机器创造的新财富,就不能进行推翻拿破仑和保持贵族的社会原则的战争。而这种新的力量是劳动阶级创造的。”因此,果实也应当属于劳动阶级。在欧文看来,以前仅仅使个别人发财而使群众受奴役的新的强大的生产力,提供了改造社会的基础,它作为大家的共同财产只应当为大家的共同福利服务。

欧文的共产主义是通过这种纯粹营业的方式,作为所谓商业计算的果实产生出来的。它始终都保持着这种面向实际的性质。1823年,欧文提出了通过共产主义移民区消除爱尔兰贫困的办法,并附上了关于筹建费用、年度开支和预计收入的详细计算。而在他的关于未来的最终计划中,对各种技术上的细节,都作了非常内行的规划。

欧文的最重要的着作是关于婚姻和共产主义制度的《新道德世界的婚姻制度》、《新道德世界书》和《人类头脑和实践中的革命》欧文的《新道德世界书》表达了最明确的共产主义,这本书不仅主张实行有平等的劳动义务和平等的取得产品的权利,而且还提出了为未来共产主义公社所作的带有平面图、正面图和鸟瞰图的详尽的房屋设计。

欧文不仅宣传了“明确的共产主义”,而且还在汉普郡的“和谐大厦”这一移民区实行了为期5年(30年代末和40年代初)的共产主义,那里的共产主义就其明确性来说是没有什么可挑剔的。

转向共产主义是欧文一生中的转折点。当他还只是一个慈善家的时候,他所获得的只是财富、赞扬、尊敬和荣誉。他是欧洲最有名望的人物。不仅社会地位和他相同的人,而且连达官显贵、王公大人们都点头倾听他的讲话。可是,当他提出他的共产主义理论时,情况就完全变了。在他看来,阻碍社会改革的首先有三大障碍:私有制、宗教和现在的婚姻形式。他知道,他向这些障碍进攻,等待他的将是什么:官场社会的普遍排斥,他的整个社会地位的丧失。但是,他并没有却步,他不顾一切地向这些障碍进攻,而他所预料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他被逐出了官场社会,报刊对他实行沉默抵制,由于“和谐大厦”的共产主义试验失败,他变得一贫如洗,于是他就直接转向工人阶级,在工人阶级中又进行了30年的活动。当时英国的有利于工人的一切社会运动、一切实际进步,都是和欧文的名字联在一起的。

例如,经过他5年的努力,在1819年通过了限制工厂中妇女和儿童劳动的第一个法律。他主持了英国工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在这次大会上,全国各工会联合成一个总工会。同时,作为向完全共产主义的社会制度过渡的措施,一方面他组织了合作社(消费合作社和生产合作社),另一方面他组织了劳动市场,即借助以劳动小时为单位的劳动券来交换劳动产品的机构。

1824年,欧文变卖了所有家产,带着四个儿子和一批朋友,还有百余名志同道合者,从英国出发,乘风破浪横渡大西洋,驶向美国。

到了美国印第安纳州,他立刻去寻找最适合他建立新社会的地方。结果,他用20万元购买了3万英亩土地。于是,一个完全新型的“世外桃源”──“新和谐公社”就这样开始一砖一瓦兴建起来了。

这个村庄地处丘陵起伏、碧水长流的地带。村外的山岗和谷地上,是一片又一片的葡萄园,紫红色的串串葡萄挂在绿叶成荫的架下,把村镇周围点缀得分外秀丽。远处,与天际相连的绿茵茵的草场上,牧羊人头戴宽边草帽,悠闲地随着雪白的羊群向前走动。村后的果园里,苹果树、桃树、李树排列成行,好像村子的翡翠屏障。往村子里走,只见街道两旁种着白杨和桑树,还有美丽的金雨树。再往里,是相隔不远的一处处厂房,有面粉厂、鞋帽厂、啤酒厂、麻布厂,另外还有酒坊和染坊。到了村子的中心,可以看到崭新而又整齐的住宅和各种公用建筑,还有会议厅、阅览室、学校、医院和接待室,偶尔也可以见到作为临时住房的圆木小屋。这些房子的周围,是连成一片的小花园。微风吹来,村里到处飘逸着花草的芳香。

这岂不是一个“世外桃源”吗?是的,这的确是很理想的“世外桃源”。然而,它也确实在这世界上存在过4年之久。它的地址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南部沃巴什河岸边,名字叫“新和谐公社”(或叫“新和谐村”)。

这与充满血腥的资本主义腐朽统治下的社会形成了鲜明强烈的对比。

欧文带领全体公社成员共同劳动,共享劳动成果,他们规定,全体公社成员按照年龄大小从事各种有益的劳动。5岁到7岁的儿童,一律无条件入学,朗朗的读书声给全体成员一种欣慰与自豪,他们仿佛看到了“新和谐公社”未来的希望,也看到了全人类的未来。8岁到10岁的儿童。除学习外,还要参加公社各种有益活动和必要劳动,如修整花园、做家务等,从中掌握课本上学不到的知识。12岁以上的青少年,必须在学习知识的同时,还要在工厂、作坊等学习一定的手工技能,以便将来为参加工作做好准备。

20岁到25岁的青年人,是公社建设的主力,因分工不同,有的在工厂作工,有的在农田参加农业劳动,或是参加一定的脑力劳动。公社的未来发展,全靠这个年龄段的主力军。25岁到30岁的人,每天只需以参加两个小时的生产劳动,其余时间则从事公社的保卫工作和参与产品的分配工作,也有一部分人从事科学研究和艺术工作等脑力劳动。

30岁到40岁的人负责管理、组织和领导各个部门的生产工作。40岁到60岁的人,则主持对外交往。接待宾客或是产品交换等。60岁以上的老人组成老人集体,负责扞卫宪法,维护宪法的尊严,监督宪法的实施落实等。

这样,“新和谐公社”所有成员各司其职,各尽所能,“和谐”相处。

“新和谐公社”的建立,引起了全世界注意,人们从世界各地纷纷赶来。想看一看这个公社是如何“和谐”的,尤其是处于被压迫、被剥削境地的劳动者更是带着惊奇、带着羡慕、带着希望,如潮水般涌来。他们也希望在这个公社里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甚至连当时着名的科学家如美国费城科学院院长威廉·麦克留尔、经济学家和博物学家约西亚·华伦等人也纷纷前来,热情参加和谐公社的建设。

“新和谐公社”的建立是这样的吸引人,以至于除赞成者对之大加赞扬外,连反对者也众口一辞、连声感叹。

但是,“新和谐公社”并不是与世隔绝的。它处在整个资本主义的重重包围之中。而且,来参加公社的人形形色色,抱有各种目的,有着各种想法,所以,社员之间不久就产生了各种矛盾,变得不像预想的那么“和谐”了。

更何况,其总设计师欧文的建设理论也有致命的弱点,按照欧文的理论,公社成员的活动目的只要满足本社成员的需要就可以了,所以导致公社产品成品缺少,生产少,消费多,产生矛盾。因成员觉悟水平不一,导致脑力劳动者日趋增多,而体力劳动者日渐减少,以致于技术工和一般工人匮乏,工厂、作坊经常停产关门,甚至连当时最先进的机器也不得不闲置起来,如公社的一家染坊能与当时美国最完善的染坊相抗衡,但都无活可干,一个纺织厂每天能生产400棉纱、一个面粉厂每天能生产60桶面粉,都不得不时时停工。还有一块大到3600英亩的麦田因缺少足够的劳动耕种而收入微薄。这种情况,使欧文自己再也没有钱来补贴公社的逐日亏损了。4年以后,“新和谐公社”终于宣告了破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