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溯集体起源

柏拉图的《理想国》

2014/01/13

柏拉图的《理想国》
?
“共产主义”并不是马克思的“发明”,其形成有着历史溯源。古代社会最早提出“共产主义理论”的是古希腊思想家柏拉图,他是“共产主义理论”之父,他提出的理想国方案,实行“财产公有”、“共产共妻”、“集体生活”等等,成了以后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的出发点。
柏拉图(公元前四二七年至三四七年)古希腊着名的政治思想家、哲学家。柏拉图出身于雅典一个奴隶主贵族家庭,幼年受到良好的贵族教育,二十岁时就学于苏格拉底,成了苏格拉底的得意门生,青年时代的柏拉图就立志从事社会政治活动,作为古代着名的学者,柏拉图写了不少着作,以他的名字流传下来的对话体裁的着作有四十多篇,其中也有些是伪作。有关政治法律思想的着作有:《理想国》、《政治家篇》、《法律篇》等;柏拉图作为一个政治活动家,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曾劝说叙拉古国王推行他的理想国的政治方案,但未成功。公元前三八七年,他回到雅典,创立学园,招收弟子开始讲学,过着学者生活。不过,到了公元前三六七年,柏拉图又在叙拉古试着说服新君接受他在《理想国》提出的建国方案,和前两次一样又遭到拒绝。他回国后,于公元前三四七年在雅典去世。
柏拉图为实现他的理想国方案奔波了一生,尽管作为一个学者柏拉图是有特点,而且有成绩的,特别在哲学上柏拉图的哲学思想在人类文化思想上占据一定的地位。但是,柏拉图作为一个“农业社会”时期,古希腊文化的代表,他的政治思想却深深的络上“农业社会”的络印,其中他提出的所谓“理想国”的理论就是其代表,他的这个思想还被动以后共产主义学者所吸收,成为以后的“共产主义理论”的出发点,柏拉图的“理想国”方案是建立在严格等级制度基础上的,他认为,一个国家的居民除奴隶外,在自由民内部应划为三个等级,一是少数有贤者,是国家的统治者;二是辅佐统治者维护社会秩序和防御外患的军人或卫士;三是从事生产的劳动者的服务者,他们应该是社会的大多数。前两个等级为统治阶级,而后一个等级为被统治阶级。可以看出,柏拉图“理想国”的基础仍然是等级、权力、专制。特别是柏拉图在此基础上提出的一些“理想国”方案,则更是成为以后共产主义理论的出发点。其主要有:
1、提出最初的“个人统治”。
柏拉图认为,理想国必须由哲学家来统治才能治理好,因为哲学家具有智能,是最有学问的人,是最有远见的人,是记忆最强的人,也是胸襟最开阔的人,和最爱真理的,具备管理才能的人才可治理好国家。柏拉图提出:“吾侪图以国家非经此善德完备之哲学家治理不能进步。”(《理想国》第六章,第九七页。)他又说:“国家与个人,不经哲学家治理无希望可言。而吾侪之理想国,亦永远实现之日”。(《理想国》第六章同上书,第九九页。)在柏拉图看来,理想国必须由哲学家治理,或者君主和国王,即掌握哲学的大学问家统治。尽管柏拉图把哲学家吹捧的多么具有治国的本领,或者把国王,君主吹捧为贤者,问题在于柏拉图的理想国方案中,治国的贤者,都是一些个人,无论这些个人是如何具有本领,个人治国都只能是一种个人独裁,广大的民众无法实现自己的民主权利,这种个人独裁的国家怎能是理想的国家呢?
2、提出最初的公有制理论。
柏拉图时期希腊各城邦政治生活中始终存在着不同和派别斗争,如富人与穷人的斗争,柏拉图认为存在这种斗争的原因是因为有“我的”和“非我的”之分,针对这种“我的”和“非我的”之分,柏拉图在理想国方案中提出财产公有制的主张。柏拉图认为,斗争会导致国家的危机和灭亡,凡是使国家团结的都是好的,而凡是使国家分裂的都是坏的,而使国家分裂最大的原因是个人的利害观。假如取消个人的利害观,国家必然团结,不会有分崩离析,个人的利害观从哪里来,从私有制来。因此,必须把它废除掉,用他的所谓共产制度代替。柏拉图没有认识到造成国家分裂和斗争的原因,恰恰是权力之争,而贫与富只是由于权力的差别所引起的,一部分人利用权力致富,而财产公有制是财产的极大的集权,财产公有制把分散在民众手里的“私有财产”,以“公有制”的形式集中起来,而所谓“公有”实际上只是少数拥有权力者所有,“财产公有制”的实质是“财产权力所有制”。
3、提出最初的“集体主义”。
柏拉图在财产公有制的基础上,又认为共产必需共妻,他认为私有财产造成竞争,故需共妻。他认为共妻有这样一些好处:第一,共妻制度废除家庭,没有家庭男子汉便没有后顾之忧,能够为国家尽职。同样女子也可免去家务劳动,可以和男子受同等训练,同样为国家服务;第二,在共妻制度下,国家所扶养的儿童不会染家庭的恶习,不会继承父母的坏模样,更重要的是,居民没有家庭观念,心中只有国家,从小就过着团体生活,不会滋生个人观念。这都是有益于国家的事情,国家要想永久团结就必须实行这种制度。共妻制度最终目的还是改良人种,优生。从柏拉图共妻制度的主张可以看出,柏拉图主张不仅只是采取共妻制度,最重要的是柏拉图主张人们要过一种集体生活,大人要有集体和国家观念,小孩从小就要过集体生活,防止个人观念。柏拉图主张尽管充满了“国家”、“集体”之类的漂亮语言,但是柏拉图没有认识到“国家”、“集体”在某种社会条件下,只是“权力”的代名词,“国家”在柏拉图时代实质就是“权力”,让民众心中有国家就是有“权力所有者”,而让民众过一种“集体生活”,实际上是让民众去过一种集中营式的奴隶生活,柏拉图的表白正符合当时奴隶主统治奴隶的需要。(作者:天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