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疑惑问题

不要淡化所有制

2014/01/06

不要淡化所有制

?

马克思主义认为,所有制是生产关系的基础,所有制决定人们在生产中的相互关系。包括劳动关系、交换关系、分配关系,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是区别各种社会制度的根本标志。所有制不同,员工在企业的身份、地位不同,企业的分配关系不同,民主决策和民主参与的程度不同,经营管理的机制不同,企业文化特色也不同。因此,不同所有制企业的动力、活力以及管理理念和模式是有差异的。

不同所有制企业在市场竞争中,有许多共同之处,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大家都在为客户提供满意的产品和服务,并以此提升企业的社会价值和经济效益。

二是,大家都在开发和管理人力资源,以适应市场变化和企业发展需求。

三是,大家都得适应外部环境(包括政治、经济及科技进步和人口方面变化)。

正因为有这些共同之处,所以中外企业或各种所有制企业在价值观、经营哲学、商业模式、运行机制、尊重员工等方面又有非常相似的发展走向。这是现代企业管理创新的共同方向。

不同经济制度下的不同所有制企业仍有许多本质性差别。

主要包括:雇佣劳动与主人劳动的差别;以钱为本与以人为本的差别;资本盘剥与共享劳动成果的差别。

西方许多优秀企业也把“以人为本”作为价值观,其立脚点是开发人力资源,提升员工素质和能力,但他们还没有把员工当作真正的主人,即使主张让员工与企业共成长的,也有主人式成长与雇佣式成长的本质区别,这在外资企业表现尤为明显。沃尔玛让员工持有公司股份,让员工成为合伙人,既分享信息,又分享税后盈余,这是突围性的有益探索。

松下幸之助有一句名言说,我们要善用资本主义竞争机制,我们要借用社会主义生产关系,让两者有机融合,取长补短,形成优势。如果资本主义企业都像松下这样,那资本主义企业和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就真的有共同的价值追求了。可惜,这只是极少数。而且,松下电器也在发生变化。世界优秀企业先进文化、先进管理的前进方向,是不可否认的。但这并不是资本主义的主流。主流是什么?资本主义的主流是“资本第一”、“股东权益最大化”,富者越富,穷者越穷,让富人统治穷人。

中国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和新世纪初,就出现了“淡化所有制”的怪论。背景是一部分专家学者主张大规模削弱公有制经济,用私有制取代公有制。我当时曾与鼓吹者争辩,对方说我“思想保守”,并说十五大的本质就是要大规模地私有化。我说,“十五大坚持公有制为主体,提倡和鼓励发展集体经济”。对方说,那只是文字提法。当时,我的结论是:“淡化所有制”的人多是要搞私有化的人。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这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有利于国有资本放大功能、保值增值、提高竞争力,有利于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中央重提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旨在推进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绝不是要进一步地大规模地搞私有化,也不是让国有和集体企业向私营企业靠拢。那为什么有人又重提“淡化所有制”理念呢?因为华盛顿模式主张让中国“成为一个类似私有制的体制”的目标还没有达到,中国许多追随新自由主义的专家学者还没有翻然悔悟。

华盛顿模式在美国已遭遇广泛置疑,为什么一些中国学者还抱残守缺呢,因为世界观与价值观不同。现在,要淡化所有制色彩的人想淡化什么呢,要淡化“所有制鸿沟”,要摘掉“所有制的标签”, 要突破 “姓国姓民桎梏。现在看来,中国私有化倾向仍然是一股不可低估的势力。即使你告诉他马列主义是怎么谆谆教导的,也无济于是,因为他们从根本上就不相信马列主义。不相信真理你注重现实不也行啊。这些人面对穷富差距越拉越大的风险,他们还在说“这是正常现象”。对此,我们只能忠告媒体,不要成为他们传播新自由主义的工具;忠告企业经营者、管理者,不要听他们瞎忽悠。

?

所有制是生产关系的基础,因所有制差异所出现的管理和发展中的命题是客观存在的。淡化并不是积极的态度,积极的态度是事实求是,是创新,是变革。是像松下幸之助一样,在提升员工品质、素质、能力的同时,改变员工的身份、地位,让员工真正与企业共同成长。过去,一些人把改革当目的,把私有化当目的,那是误区。正确的做法是,改变、优化企业的商业模式,提升企业的品质、素质、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