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疑惑问题

什么是新自由主义

2014/01/06

什么是新自由主义

?

新自由主义,是指西方经济学中的“新自由主义”,为了区分现代经济自由主义和历史上的经济自由主义,人们通常把20世纪30年代以来的经济自由主义命名为新自由主义。

起源和形成

理解新自由主义,首先要认识古典自由主义,它是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等人在18世纪创立的西方经济学理论。古典自由主义最大的学术主张就是经济自由,强调市场机制是推动经济发展的“看不见的手”,反对封建制度和重商主义的国家干涉政策。新自由主义是依据新的历史条件对古典自由主义加以改造而来,更加强调市场化、自由化和私有化。新自由主义主张,要“使经济尽可能最大程度地自由化”、“尽可能最快地私有化”,要求在财政和金融方面采取强硬措施保证自由化和私有化的实施。新自由主义包括众多学派,但影响较大的是以英国的哈耶克为代表的伦敦学派和以美国的弗里德曼为代表的货币学派、卢卡斯为代表的理性预期学派。

新自由主义又被称为新保守主义。曾经长期处于非主流地位。从20世纪30年代到70年代,罗斯福新政和凯恩斯主义处于支配地位。凯恩斯主张:在经济危机时,实行扩张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以刺激经济增长和增加就业;通货膨胀时,实行紧缩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以缓和通货膨胀。凯恩斯主义对应对经济危机和通胀具有重大作用。但这些政策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只能暂时缓和矛盾,无法克服矛盾。20世纪70年代,美国等西方国家发生滞胀。“滞胀”使凯恩斯主义理论和政策陷入严重困境。当凯恩斯主义陷入严重困境时,新自由主义乘机而起,并迅速上升为西方主流经济学。20世纪7090 年代,是西方新自由主义的全盛期,被称为新自由主义的“黄金时代”。

实质性表现

20世纪80年代初期。新自由主义在英美等西方国家占据主流经济学地位。原因有两条:一是当时的主流经济学理论——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的国家干预主义,无法解决西方经济长期陷入“滞胀”状态的难题,这为新自由主义的兴起提供了契机;二是随着撒切尔出任英国首相、里根出任美国总统,新自由主义成为英美政府的施政理念,并在国内外得到大力推行。三是新自由主义迎合了国际垄断集团抢占国际市场、向发展中国家扩张的需要。

新自由主义的主要理论是:任何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必须放松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使国有企业私有化,解除政府对市场的调控和监管,其中包括对金融的监管;打击和削弱工会力量;削减社会福利;对大公司和富人减税;取消汇率管制,实行汇率自由浮动;撒切尔还把推行新自由主义作为削弱和瓦解苏联的方针政策。?

里根于1981年出任美国总统。他笃信货币学派和供给学派的经济理论和政策主张。里根政府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主要包括:实行“大市场”和“小政府”,大力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解除政府对市场的调控和监管;降低税率,主要是大幅度降低富人所得税税率,所得税最高税率从20世纪80年代初的70%降低到1982年的28%;削减社会福利支出;镇压工会领导的罢工运动;推动“星球大战”计划,大幅度增加军费支出,图谋通过军备竞赛拖垮苏联。

事实上,经济实力强大的国际垄断集团怎么会和发展中国家的民族企业“平等”竞争呢?这种“平等竞争”无异于小鸡与老虎的竞争。作为“老虎”的国际垄断集团非常欢迎这种理论,吹捧它是实现经济发展的“灵丹妙药”,并鼓动西方发达国家政府大力推行新自由主义。正是由于这样的背景,新自由主义在兴起的同时,也由学术理论而政治化、意识形态化,成为资本主义向外输出的意识形态和制度价值,其显着标志就是“华盛顿共识”。

华盛顿共识”是放大了新自由主义。它是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约翰?威廉姆森以新自由主义为理论依据,于1989年拟定的先对拉美、随后对苏东转轨国家经济改革提出的系列政策,这些政策在华盛顿召开的研讨会上得到美国政府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确认与支持,因而被称作“华盛顿共识”。

“华盛顿共识”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涉及企业政策、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税收政策、贸易政策、利率政策、汇率政策、外资政策等一系列政策。

美国着名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把“华盛顿共识”的核心内容概括为“三化”:“政府的角色最小化”、“快速的私有化”和“快速的自由化”。华盛顿共识的“政府的角色最小化”,与里根经济学的“大市场”和“小政府”实质相同;“快速的私有化”,与撒切尔主义的国有企业私有化一样;“快速的自由化”包括贸易自由化、利率自由化和汇率自由化,与撒切尔主义的和里根经济学的解除调控和监管相一致。

美国学者罗伯特?迈克杰尼斯认为,“华盛顿共识”旨在进行“经济体制”、“政治体制”和“文化体制”的改革。这就是说,“华盛顿共识”不仅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推广到全世界,而且企图把西方资本主义政治制度和文化制度强加于世界各国。

  新自由主义的失败

当新自由主义处在高峰期的时候,美国于2007年底爆发了金融危机,很快蔓延到欧洲以至全世界许多国家。这是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世界性大危机。这场危机不只是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也不只是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和美国“财政悬崖”,而是一次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系统性危机,它给西方国家带来了严重的经济倒退。在这次受危机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中,英国倒退了8年,美国倒退了10年,希腊倒退了12年多,爱尔兰、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倒退了7年或更多。这场系统性危机在西方国家造成了几千万人的失业大军和极高的青年失业率,使全世界饥饿人口超过9亿。这一切都有力地证明,自由市场配置资源不仅没有达到最有效率的状态,相反,出现了西方经济学家所说的“市场失灵”,即市场配置资源无效率。这是对“市场原教旨主义”和“市场万能论”的最有力的批判。新自由主义正统派学说的信仰已经发生了内爆。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弗朗西斯·福山原来是“历史终结论”的主要鼓吹者,断言历史终结于资本主义。然而,在本次危机中,福山的观点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他认为,美国式资本主义已经跌下神坛,自由主义市场或新自由主义模式将受到审判。美国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指出:“一种强大的意识形态——对无拘无束的自由市场的信仰——几乎将世界经济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当撒切尔入主唐宁街30周年时,许多英国人得出的结论是:30年的试验又一次失败。不过,这次失败的是撒切尔主义。曾任里根政府国内政策顾问布鲁斯·巴特莱特本在《新美国经济:里根经济学的失败与未来之路》一书的书名上,赫然写上“里根经济学的失败”。在这场大危机期间,西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学者指出,“华盛顿共识”在拉美和东欧的“实验”已经宣告失败。

新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影响

?

20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力图通过多种途径用他们的经济理论和经济政策主张来影响中国改革。我国也有一些经济学家试图从西方新自由主义中寻找经济改革的理论依据和政策措施。这样,西方新自由主义便逐渐在我国产生影响。国内一些学者不是运用马克思主义对新自由主义思潮和学派进行全面评析,而是不加分析地向国内读者积极贩卖新自由主义思潮和政策体系。这对许多官员、经营者、官管理者和青年学生造成极为有害的影响,使他们失去了对西方新自由主义识别、批判和分析的能力。对我国影响最大的是美国科斯和以他为首的产权学派的理论和政策主张。20世纪80年代初,科斯看到中国进行经济体制改革,认为这是推销他的产权私有思想的极好机会。对于如何在社会主义中国推销主张产权私有的科斯思想,其追随者进行了认真琢磨。他们给“私有产权换了包装”,开始时只说“产权明晰”,而不说科斯的产权明晰就是产权私有。直到科斯的思想在中国被一些人接受后,他们才公开声称:“私产制是经济发展的灵丹妙药”,并断言:“中国会逐渐改变成为一个类似私有制的体制”。科斯通过“派进来”和“请出去”两种途径来影响中国的产权改革。他将追随者“派进来”推销他的产权私有论,并“自费”将中国几十位知名经济学家“请出去”,到美国参加他自己组织的“中国经济变革”国际学术研讨会。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极力宣扬兜售西方新自由主义理论和政策的人们,从没有人反诲、自醒,也没有人做自我批评,他们缺少中华民族最基本的道德和精神。现在,许多地区和媒体依然把他们作为座上宾。他们当中还有许多人人仍不讳言私有化,公开说国有企业需要进一步私有化。邓小平说:“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国内外的新自由主义是要在中国用生产资料私有制取代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是要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取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结果必然导致两极分化,必然产生新的资产阶级,必然导致改革失败,必然走上邪路。这是全党全国人民必须高度重视和高度警惕的。(本网据媒体资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