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疑惑问题

西方为什么不承认集体经济

2014/01/13

西方为什么不承认集体经济

中国合作经济学会副会长张恒杰

最近有读者来信问“西方为什么不承认集体经济”?原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包括越南在内都不提集体经济了?中国是否也要放弃集体经济吗?对此,我反复思考,不能做出明确回答?只能发表一些认识,与大家探讨。

现在,全世界都在发展合作社经济,但是理念、模式、方法是不同的。基本上是两种倾向,一是帮助弱势群体改变生活和生产服务水平,二是帮助富裕起来的人进一步致富,提高生活水平,或在生产经营中形成竞争优势。从发展方向引导上看,引导社员通过联合与合作,走共同富裕道路的是少数,引导社员通过联合与合作,发展生产力、形成竞争优势的是多数。

过去,社会主义国家曾把合作社经济引向集体经济,通过联合与合作,走共同富裕的道路,有经验也有教训。苏联和东欧巨变之后,受美国改革导向的渗透影响,实行了大规模的私有化,放弃了集体经济的提法,保留了少量的合作社经济,并按西方作法,说它说他是私人经济的一种形式。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大力发展集体经济,鼓励发展个体私营经济,到上世纪末,开始大力发展个体私营经济,国有和集体经济在加快改革中地位下降,国有经济的主体作用没有多大变化,可集体经济却被边缘化了,地位下降是被边缘化的主要原因,问题的本质在于引导。

中国一些专家、学者在鼓吹“淡化所有制”的同时,宣扬“苏东”大规模私有化“经验”,主张按“华盛顿模式”加快中国的私有化进程(这就是自由化改革路径)。有些专家、学者鼓吹“集体经济消亡论”,目的就是想让集体经济(有利于弱势群体就业、能促使劳动群众共同致富的经济形式)在中国大地上消亡。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认为,共同致富只能是理想,甚至有人说共同致富的理论就是亡国的理论,他们主张动摇对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这是“华盛顿模式”的随声附和。

西方为什么不承认集体经济呢?

因为西方认为集体经济是马列主义产物。并说集体经济是斯大林的发明创造。我国也有许多人散布此观点,在不了解集体经济的人群中,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集体经济就是“一大二公”的象征。其实不然。我们认为,集体经济是马克思率先倡导的,把集体经济与斯大林相提并论是不准确的。斯大林只是一个提供了教训的实践者。

西方承认合作经济,是因为合作经济能帮助弱势群体生存或脱贫致富,有利于社会安定。西方不承认集体经济,是否定马克思主义、否定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所至。中国也有很多人对马克思主义不恭,某些共产党员也开始怀疑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可令人不解的是,现在西方许多人又掀起一股研究马克思“热”。马克思是人不是神,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在于它揭示了人类认识和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规律。西方人反对马克思,是因为马克思研究的是让资本主义灭亡的理论,或者研究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理论。这是资产阶级政治家们所不能容忍的。马克思与资产阶级学者最大的区别是:他站在劳苦大众的立场上揭示规律,而后者多是站在老爷们的立场上揭示规律。这主要体现在社会变革的理论上。资产阶级最害怕无产阶级通过暴力革命夺取政权,以往共产党人大都认为这是马克思主义真理,后来世界出现了一些和平过渡现象,连毛泽东同志也不敢否定资本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规律性。哲学和唯物主义,本无阶级性,可不同阶级也总有不同认识。但哲学和自然科学一样,都是在揭示人和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人们发现,资本主义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为了持续发展它也在变革(或称创新),许多变革是积极的,有利于公平竞争,有利于弱势群体生存发展,有利于化解劳资矛盾,有利于提升人的素质,有利于社会和谐、生态文明等。西方人为什么又开始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呢,因为马克思有许多理论是分析资本主义矛盾的,也曾经为资本主义开过药方。比如,实行股份制、使资本社会化,让大资本向社会化个人资本转移,让生产者占有生产资料等等。总之,人们推崇马克思主义,是因为他对当今经济社会发展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是马克思首先倡导发展集体经济。

马克思主张无产阶级通过革命,夺取政权,实行无产阶级大联盟,建立社会主义,并逐步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空想社会主义不主张暴力革命,主张通过对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变革解决劳动与资本对立的矛盾,建立和谐的社会主义。马克思、列宁对空想社会主义的改良主义道路都持批判态度,但对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变革的主要环节——发展合作社经济,却给予高度评价。

18649月,马克思在《国际工人协会宣言》中,对欧文等人创建合作工厂给予高度评价。他说,“我们说的是合作运动,特别是由少数勇敢的‘手’独立创办起来的合作工厂,对这些伟大的社会实践的意义不论给予多么高的估价都是不算过分的。工人们不是口头上,而是用事实证明:为了有效地进行生产,劳动工具不应当被垄断起来作为统治和掠夺工人的工具;雇佣劳动,也像奴隶劳动和农奴劳动一样,只是一种暂时和低级的形式,它注定要让位于带着兴奋心情自愿进行的联合劳动。”当时,马克思还没有讲到集体的概念。

马克思在巴黎公社之前已提出集体所有概念。18677月,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中写到:“私有制作为公共的、集体的所有制的对立物,只是在劳动资料和劳动的外部条件属于私人的地方才存在”。

1871318巴黎公社革命失败之后,马克思也在反思,他投入巨大精力完成《资本论》,苦苦研究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理论和实践问题,探求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发展的重大走向。

18729月至187511月马克思在陆续分册出版的《资本论》法文版第一卷中又提出:“私有制是集体所有制的对立物,它只存在于劳动工具和劳动的其他外在条件属于私人的地方。”马克思认为,“集体所有制”是相对于“私有制”提出来的,而且把“集体所有制”定位于公共所有,是公有制。

在《资本论》第三卷第27章“信用在资本主义生产中的作用”中,马克思提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自我扬弃的过程中,由私人资本生产方式转化为联合的生产方式,私人资本变为社会资本,即联合起来的个人资本。马克思认为:在资本主义社会内部,产生了两种扬弃资本所有权而向公共占有过渡的形式,一种是股份公司,另一种是工人组织起来的合作工厂。马克思指出:“工人自己的合作工厂,是在旧形式内对旧形式打开的第一个缺口——资本和劳动之间的对立在这种工厂已经被扬弃——即工人们作为联合体是他们自己的资本家,也就是说,他们利用生产资料来使自己的劳动增殖”。
  马克思的观点很明确:在资本主义条件下,股份制企业与合作制企业都应当由私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转化为联合的生产方式,在这两种过渡形式中,股份制企业对资本与劳动的对立是消极的扬弃,合作制企业对资本与劳动的对立是积极的扬弃。扬弃的含义是:通过私人所有向公共占有的过渡,较好地解决资本与劳动对立的矛盾问题。

1874--1875年初,马克思在《巴枯宁(国家制度和无政府状态)一书摘要》中写道:“凡是农民作为土地私有者大批存在的地方,凡是像在西欧大陆各国那样农民甚至多少还占居多数的地方,凡是农民没有消失,没有像在英国那样为雇农所代替的地方(指“羊吃人”运动),就会发生下列情况:或者农民会阻碍和断送一切工人革命,就像法国到现在所发生的(指巴黎公社)那样。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后,将以政府的身份采取措施,一开始就应当促进土地私有制向集体所有制的过渡。让农民通过经济的道路来实现这种过渡,但是不能采取得罪农民的措施,例如宣布废除继承权或废除农民所有权。”这是马克思第一次提出农村集体所有制的概念。

恩格斯在《法德农民问题》一文中进一步指出:当我们掌握了国家权力的时候,我们绝不会用暴力去剥夺小农,我们对于小农的任务,首先是把他们的私人生产和私人占有变为合作社的生产和占有,但不能采用暴力,而是通过示范和为此提供社会帮助。”马克思恩格斯的观点很明确,在不废除农民所有权的基础上,通过示范和帮助,把农民的私人生产和私人占有变为合作社的生产和占有。

马克思和恩格斯所讲的“集体所有制”,别于“国家所有制”,是另一种类型的公有制形式。马克思强调,“在集体所有制下,所谓的人民意志就会消失,而让位与合作社的真正意志”。这一表述的本意是:公有制分两种,一种是全民所有,代表全体人民的意志;另一种是集体所有,代表一定范围内劳动群众的意志。具体而言,马克思所导引的集体所有制,就是以合作社为单位的共同所有制。

1881年,马克思给俄国女革命家维·伊·查苏利奇回信所拟写的四个草稿中,对俄国农民公社的运作模式进行分析,认为它是具有集体生产、集体劳动、集体耕种、集体作业、集体经营、集体占有等特点的“集体所有制”和“集体经济”。并对俄国“农村公社”的集体经济概念作了系统阐述:(1)土地公有制构成集体生产和集体占有的自然基础;(2)集体经济涵盖集体劳动、集体耕种、集体作业、集体经营、集体占有、集体原则等管理范畴,是个综合性更高的概念;(3)俄国的农业公社的集体所有制经济具有多种形式,有着不同的发展阶段,可以区分为“原生的、次生的、再次生的等多种类型;(4)原始类型的合作生产或集体生产显然是单个人的力量太小的结果;土地公有制使它有可能直接地、逐步地把小土地个别耕作变为集体耕作;劳动组合关系,有助于他们从小土地经济向合作经济过渡;从小土地经济过渡到集体经济”时,必须实行“合作生产”、“合作劳动”。这些观点表明,马克思是认同农业公社这种“集体经济”形式的。

综上所述,马克思主张:在农村,在不废除农民所有权的基础上,通过示范和帮助,把农民的私人生产和私人占有变为合作社的生产和占有;从小土地经济向合作经济过渡中,可采用集体经济。在城市,要发展由工人组织起来的合作工厂,工人自己的合作工厂使资本和劳动之间的对立得以消除,工人们利用生产资料来使自己的劳动增殖;资本主义在自我扬弃的过程中,资本家所有制应改造为联合起来的社会个人所有制,联合起来的个人所有即为社会所有。这些理论,有的来自实践,有的是马克思大胆设想。现在看来,它把握了事物本质,揭示了经济发展规律。但他揭示的规律,不一定让所有人都喜欢,令所有人都接受。

列宁曾说合作社的发展就等于社会主义的发展!

十月革命前,列宁主张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土地要实行国有化,建立大农场,实行共耕制。要实行“国家资本主义”。十月革命胜利后,苏联实行战时共产主义政策,由列宁领导的苏维埃政府对农业合作社和消费合作社采取了比较左的政策。列宁曾签发拨款1000万卢布组织农业公社,发放贷款和补助金,两次制定农业公社示范章程,由于实行一切财产公共占有和平均主义分配原则,很多农业公社缺乏效率,挫伤了社员的积极性,农业公社发展受阻,当时绝大多数农民不接受农业公社式的集体农庄,因为它违背了合作社宗旨和原则。在城市,列宁把全体居民组织到国家资本主义式的“消费公社”中,实行统一分配商品,也不顺利、不成功,成为历史的教训。

列宁在总结战时共产主义经验教训时承认:在一个小农国家里,按共产主义原则来调整国家的生产和产品分配,现实说明,我们犯了政策性错误。包括对合作社的那些不切实际的作法。情况变化,列宁的思想也在变化。192314日至6日,列宁在病中两次口授,形成了《论合作制》,成为列宁比较成熟的合作经济思想。列宁说:在新经济政策时期,要使俄国居民充分广泛而深入地合作化,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因为现在我们已经找到了私人利益、私人买卖的利益与国家对这种利益的检查监督相结合的尺度,找到了使私人利益服从共同利益的尺度,而这是过去许许多多社会主义解决不了的难题。我们转入新经济政策时期做得过火的地方,并不在于我们过分重视自由工商业的原则,而在于我们完全忘记了合作制,在于我们现在对合作制仍然估计不足。我们掌握了政权,“重心改变了”,合作社就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合作企业与私人资本主义企业不同,合作企业是集体企业,它与社会主义企业没有区别,由于无产阶级掌握了国家权力,国家支配着一切大生产资料,那么,在这样的条件下,合作制往往是同社会主义完全一致,单是合作社的发展就等于社会主义的发展;文明的合作社制度就是社会主义制度。列宁还认为,合作经济要经过整个一个历史时代,我们的政治变革和社会变革面临着文化变革,没有整个的文化革命,要完全合作化是不可能的。

总之,列宁在纠正左的错误之后,主张大力发展有私人资本参与的合作制企业,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合作企业是集体企业,合作社的发展就等于社会主义的发展。可惜的是,列宁过早逝世,他的思想留给后人去实践。但列宁所说,“单是合作社的发展就等于社会主义的发展”,这会使西方政客们胆寒,所以,西方强调合作制企业是私有,西方合作经济也难有很大发展,因为含有社会主义基因的合作经济大发展了,资产阶级总是不高兴的。

斯大林把合作经济转向集体经济走过了头。

列宁逝世后的一段时间内,斯大林基本上按列宁《论合作制》的思想推进合作社运动,当时的农业合作社实际上是供销合作社,以流通方式为农民提供产前和产后服务,以商业吸引农民的联合,斯大林把它称作“社会主义大生产中的家庭农业体系”。1927年,以供销领域实行合作的农业社社员占全国农户的32%。

19271928年,苏联再次出现粮食危机,暴露了分散生产的农民同计划体制下强行征购的矛盾。斯大林认为,粮食减收是因为富农囤积和小农粮食商品率低,必须实行大规模的集体化生产。

1927年召开的联共布第15次代表大会上斯大林提出:苏联农业的唯一出路是“按照集体化路线联合起来和合并起来,把分散的农户转变为‘公共集体耕种制’的集体农庄。

1929年之后,苏联开始搞集体农庄运动,当时布哈林认为粮食危机是因为价格过低和工农剪刀差带来的,他坚持“合作社是农村社会主义的发展大道”,被斯大林誉为“右倾思想”,遭到批判。为统一党内思想,斯大林将其集体化同列宁的合作社思想并列起来,他说:“集体农庄是合作社的一种形式,是最明确的生产合作社方式”。“实行列宁的合作社计划,就是把农民从销售合作社和供销合作社提高到生产合作社,提高到所谓集体农庄的合作社”。

斯大林的农业集体化道路,在很短的时期内,通过群众运动的方式,用行政命令将农民使用的土地集中起来,组成劳动组合式集体农庄,消灭了富农阶级,通过组织拖拉机站,提高了农业机械化水平,通过向农村增派管理干部,提高农民文化与技术水平,加强了对集体农庄的领导。千百万贫苦农民加入集体农庄后,摆脱富农的盘剥,从根本上改变了广大农民的劳动性质、劳动条件及其组织形式。在集体农庄里,社员成为社会主义劳动者,社员之间是同志般的协作和互助关系,没有剥削关系和经济上的从属关系,防止了两极分化和少数农民的贫困化。斯大林大搞农业集体化的客观背景是农民不好好向国家交粮食,主观原因则是斯大林担心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斯大林认为,以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基础的小农经济是滋生资本主义的温床,它必然会产生两极分化,这种状况如果没有根本性改变,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就存在。斯大林推行农业集体化,变革和完善农村社会生产关系,引导广大小生产者走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实现共同富裕的方向是正确的,这对于巩固新生的苏维埃政权,推动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具有重要意义。但是斯大林对集体农庄增加粮食生产的优越性、对农民放弃私有制走集体化道路的强烈愿望,估计过高,盲目乐观,脱离了群众、脱离了实际,受到历史的惩罚。

斯大林的这些做法违背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1)社会主义是一个长期的历史阶段,靠疾风骤雨式的群众运动是不行的;(2)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的飞跃,超越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就要出问题;(3)农业集体化使广大劳苦群众走上共同富裕道路符合劳动农民的切身利益,但是,在集体化进程中,绝不可以采取强制或剥夺的办法,只能坚持自愿原则。剥夺的对象是“剥夺者”,我们绝不能剥夺劳动者,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恩格斯曾经提出:“对于小农的任务,首先是把他们的私人生产和私人占有变为合作社的生产和占有,但不是采用暴力,而是通过示范和为此提供社会帮助”,“如果他们还不能下决心,那就甚至给他们一些时间,让他们在自己的小块土地上考虑这个问题。”(4)合作经济也好,集体经济也好,绝不应是单一形式,斯大林实行单一的集体农庄模式,脱离了十分复杂的实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斯大林走过的这条路,对中国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都产生了重大影响。斯大林在向世界提供合作化经验的同时,也提供了沉痛教训。

斯大林逝世后,赫鲁晓夫从1955年开始搞改革,他把集体农庄合并扩大,把一部分集体农庄改为国营农场。1958年他又“割资本主义尾巴”,限制家庭副业和集市贸易,使个体经济几乎被消灭。他的失误引发1959年苏联农业大幅度减产。勃烈日涅夫上台后,提出“发达社会主义理论”,主张彻底消灭个体经济,把集体所有制提高到全民所有制。到1978年,苏联是100%的公有制。致使农业生产不足,食品短缺,一直持续到苏联解体。苏联的经验教训尤其值得我们深思!

结论:

马克思把保留个人所有权的合作社经济界定为集体经济。列宁把保留私人利益的合作制企业界定为集体企业。列宁说合作社的发展就等于社会主义的发展。斯大林采取强制或剥夺的办法把私人生产和私人占有变为合作社的生产和占有,这是否定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生产关系的一种实践,这是资产阶级难以容忍的。这就是西方反对集体经济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