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发展道路

周恩来论社会主义改造和国家资本主义

2014/06/11

?周恩来论社会主义改造和国家资本主义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起,我国便进入一个过渡时期。过渡时期的中心内容,就是实行国家工业化和社会主义改造。

我国现在的国家制度,是属于社会主义性质的,完全不同于资本主义制度,但和社会主义制度也不完全相同。俄国十月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我国革命则是由新民主 主义革命逐步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

在我们的人民民主国家制度和社会制度中,不是要等到那么一天,由国家宣布所有的生产资料都归国家所有,而在这一天以前,一切都原封不动毫无变化。这是不可能的。苏联在十月革命以后曾宣布把雇工若干人以上的企业收归国有,东欧人民民主国家在战后几年也曾宣布把几十个工人以上的工厂收归国有。我国根据国际条件尤其是国内各阶级联盟和经济发展的情况,不采取这种激烈的突然变革的办法,而采取温和的逐步过渡的办法。由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虽然是一场革命,但可以采取逐步的和平转变的办法,而不是在一天早晨突然宣布实行社会主义。在过渡时期中,要使社会主义成分的比重一天一天地增加。采取逐步过渡的办法,做到“水到渠成”。

  在过渡时期中,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都要实行社会主义改造。这种改造,在当前还不是最后的改造,而是逐步过渡中的改造。最后的改造是取消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制,把它变成国家所有制或集体所有制;而逐步过渡中的改造,是使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制受到限制,成为不完全的私人所有制。这种限制是在《共同纲领》中规定了的。孙中山先生提出过“节制资本”,也就是限制私人资本主义,使它不能无限制地自由发展。资本主义经济是唯利是图的。在中国,私人资本主义也有黑暗的一面,如搞“五毒”〔75〕。对于这一面,我们必须反对。生产资料的私人资本主义所有制是要受到限制的,但限制私人所有制并不是取消私人所有制,并不是取消利润。利润分配是“四马分肥”〔83〕,资本家还有一份。农业也有同样情况。农业生产合作社是土地入股,可以分红,但要提公积金,也是不完全的私人所有制。手工业合作社也是如此。这些都不是最后的改造,而是逐步纳入总路线的轨道,逐步引导到社会主义。这样的逐步改造,要有领导有计划地进行,以达到“水到渠成”的地步。

  毛主席说:“经过国家资本主义完成由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改造”。国家资本主义是实现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必经之路。目前,国家资本主义在工业方面有公私合营、加工定货和收购产品三种形式,以后或许还会创造其他的形式。商业方面的国家资本主义也出现了公私合营、代购代销、代批发等形式,但现在还很不成熟,还需要摸索经验,总结提高。

国家资本主义并不就是将私人企业收归国家所有。在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里,国家资本主义仍然是资本主义,而我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则是《共同纲领》中所规定的,国家资本和私人资本合作的经济。至于这种经济的社会主义成分占多少,那要看国家资本主义形式的高低而有所不同。因此,不能说实现了国家资本主义就已经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国家资本主义并没有取消资本主义所有制,它只是有限制的资本主义,还需继续改造和提高。当然,我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和西欧的自由资本主义是不同的,它不能自由泛滥。即使未参加国家资本主义的私人工商业,也不容许自由泛滥,随便关厂、让工人失业就不行,囤积居奇或销毁产品也不行,投机倒把的那就一定要受到惩治。资本家的企业所有权、用人权、经营管理权也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如果资本家要辞退工人,必须到劳动局打招呼,生产管理也要和工人协商。有人说这种资本主义是新型的资本主义,这个说法不完全,如果科学地加以解释,应该说,这是一种受国营经济领导的、受限制的、不完全的资本主义。

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对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用和平赎买的方法消灭资产阶级,并把资本家改造过来,不但有全国的意义,而且具有世界的意义。我们一定要高度重视,把这项工作做好。(摘录自《周恩来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