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发展规律

关注集体经济命运

2018/03/07

关注集体经济命运

2001年11月19—22日,中国合作经济学会城镇集体经济研究会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召开了全国城镇集体经济改革发展研讨会,中国劳动报以《关注集体经济命运》为题报道了研讨会议情况。这次研讨会的背景是:城镇集体经济的规模急剧缩小,集体企业关停并转和终止清算的企业比较多,集体职工下岗和“买断”的数量比较大。由于缺乏相关政策法规的支持,一些地方和部门借改革、改制之名、用各种方法对集体企业进行吞并、出卖。面对这一局面,有人提出了集体经济“消亡论”和集体资产“退出论”。《城镇集体条例》作为我国城集体经济第一部综合性行政法规,它为城镇集体经济改革发展提供了方向指引和法律保证,由于它是在治理整顿期间发布的,留下了计划体制和传统集体经济观念的痕迹,但它坚持按合作经济特点深化城镇集体企业改革的大方向的正确的,是不能动摇的。尽管部分专家在研讨会议上发表了对城镇集体经济长期存在和《城镇集体条例》基本走向发生质疑的声音,但各省市、各有关部门、各有关专家和部分企业家的主体对城镇集体经济长期存在和《城镇集体条例》重要作用均是持肯定的态度。

各省市代表对城镇集体经济发展趋势的意见是:当前,集体经济大幅度萎缩是事实,原因既有体制和政策问题,也有实际问题。总结集体经济50年曲折发展的历程,它的产生和发展、兴旺和衰落与整个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相关,与政策法律的支持程度有关。现在集体经济的发展处于低谷,这不等于集体经济要消亡。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国家、集体、个人三种所有制形式将长期存在。这三种所有制在产权主体、责任主体和利益调整上仍有较大差别,用法律和政策调节生产关系,促进生产力发展,是问题的关键。集体经济与合作经济是本与源的关系,二者的发展方向是一致的,都具有多种实现形式,国家社会各有关方面应支持、引导合作集体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国家确立中小企业管理服务体系之后,集体经济指导机构基本上不存在了,但所有制客观存在,集体资产还大量存在,由所有制带来的责权利调整和法律问题依然存在。大部分集体企业正处在改、转、租、卖过程,有的将退出,大部分将的以多种实现形式实现新的发展。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集体经济将长期存在,消亡的只是传统的集体所有观念和“二国营”模式。以劳动者的劳动联合和劳动者的资本联合为主的集体经济将呈现日益发展的趋势。

中国社科院研究集体经济的专家在会上表示:合作制经济(含集体经济)作为我国公有制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曾为我国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近年未,它陷入了困境,主要是政府支持力度不够,侵权事件时有发生,改革创新并不顺畅,引起人们关注。新型合作制经济即将有新的大发展。市场经济发展走向有三个变化:城乡之间的变化,发达地区和落后地区之间的二元化,高收入和低收入之间的二元化。这使合作制经济大有市场空间。合作经济的发展与集体经济的发展是一回事。原来意义上的集体经济实质上是合作制经济。集体经济萎缩是一个客观事实,透过现象看本质,改革就是对原有企业制度进行转换,“萎缩”是数量变化,实际上是在改革。原态(指传统集体经济)萎缩是有一定道理,但我们不能放弃、泄气。相反,在改革创新的基础上还要大力促其发展。政府要支持改革,但不要行政干预;要保障职工合法权益不受侵犯,不允许个别人千方百计地制造障碍,让其垮台,把业务和客户转到自己手中,而后再行买断。政府不应该放弃集体经济,制度方面的缺陷,应通过改革来解决。

地方代表对《城镇集体条例》情有独衷。他们认为,国务院颁布的《城镇集体条例》对于确立城镇集体企业的法律地位,维护集体企业的合法权益,规范企业的经营管理活动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目前市场经济条件下,它有不尽完善的地方,但它总的精神是正确的,继续贯彻城镇集体条例》规定的法律原则,对促进集体企业改革与发展仍有重要意义。集体企业面临诸多难题,既有理论问题也有政策问题,要认真研究实践中出现的新问题,听取理论造诣深、又具有丰富实践经验的老同志和专家学者们的意见,面向基层、服务企业,从理论上政策上帮助企业排忧解难。研究会要起桥梁和组带作用。

全国城镇集体经济研究会会长何光在总结发言中指出:实践证明,改革集体经济、发展合作经济是富有生命力的事业。《城镇集体条例》的实施起了支持、推动和促进的重要作用。在较长时期内,集体经济和合作经济处于相当困难的境地,集体经济的数量有了明显的萎缩,合作经济没有得到应有的发展。我国的人口和就业是严峻的战略性问题,集体、合作经济的改革和发展如果处置得当,将在其中起重要的历史作用。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市场经济中,劳动合作制的存在和发展是一种客观规律。在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不管还将经历多少困难和曲折,集体、合作经济作为广大劳动者的互助合作事业,终将存在和发展起来。适应市场需要,加强基础管理,是各种所有制企业的共性,而劳动者在劳动合作的同时享有和实行其作为所有者的民主决策和用人权,则是集体企业和合作企业的个性。只有把共性和个性结合起来,才能办成名实相符的集体企业或合作企业。 “放小”并非放任自流,更不是私有化。要反对以“淡化所有制”为借口,掩盖那种歧视集体、合作企业及其劳动者的违法言行。有的地区提出要实行“公有制经济退出中小企业”的方针,实际上把百分之九十几的集体企业排除在中小企业之外,是不对的。“公有”并不等于国有。要制定、落实鼓励集体经济改革、合作经济发展的工商、信贷、金融、税收等项政策。由于集体、合作经济没有代言人,实际上处于很不平等的地位。建议各级政府中的中小企业管理机构切实关注集体合作经济的法律地位及其改革发展。股份合作制企业侧重点应当放在合作制或以合作因素为主的一方面,当然不能强求。要区别企业中股份投资与劳动合作两种成份的比重和主次,依法维护劳动者权益。量化的实质是返还,并不是“私有化”。积累和分配的比重应兼顾持续发展和劳动者积极性两个方面。有的部门和领导同志,关心维护企业主的私有财产,却不肯承认广大劳动者凭辛勤劳动理应得到的成果,这是没有道理的。“买断集体企业职工身份”的设想不妥,因为在一般情况下,企业的财产主要是他们创造的应该通过清产核资,如实地落实劳动者的产权。建议国务院责成有关部限期清理、修改其下达的文件中违反中央、国务院政策法律的内容,并认真落实。(《城镇集体经济研究》2001年第1期)